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9898666.com >
85后女生在国外开公司教汉语第一天讲课曾被“了”字难住
【发布时间:2019-10-04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85后女生,原为中山大学国际汉语学院的汉语老师,后经孔子学院总部派遣到美国纽约在当地的孔子学院进行中文教学。两年任期结束后,成为了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。如今在寸土尺金的曼哈顿拥自己的中文教学机构,致力于通过语言教育向外国输出中国文化。

  “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,嘴里念的说的开始流行中国话”,在歌曲《中国话》开始流行的前一年,刘畅选择了对外汉语专业。如今,她的中文学生遍布全球,她曾自豪地表示,如果在地图上将有她学生的国家插上旗子,那几乎能插遍世界各地。

  为不同国籍学生“定制”教案“想传达的不只是意思,还有文化。”从外国语学校高中毕业时,刘畅没有追随大部分同学的选择,报考当时很吃香的外语专业,而是选择了对外汉语。2010年9月,刘畅顺利考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就读对外汉语专业研究生。

  大学时光,为她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历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,成绩优异的刘畅被选拔为外国奥运火炬手做翻译,同时也为2008年国际自行车联盟BMX世锦赛做翻译。

  在这些“实战”当中,刘畅发现不少外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存有一些误解。“他们有很强的交流欲望。但如果仅仅做一名翻译,我觉得并没有发挥自己的能力。”此时,刘畅明确了今后发展的道路——做一名对外汉语老师,将中国的文化和发展通过语言推广出去。

  第一天进教室时,刘畅信心满满,但很快她就认识到自己的不足。尽管在学校成绩优异,但真正面对学生时,她发现自己缺乏经验,连一个小小的“了”字都难以跟学生解释清楚。

  “比如说我走了,他有钱了,我吃完饭了,这几个了的意义都不一样,有的是放在句末表示句子完结,有的是表示情况的变化。”刘畅发现对很多学生而言,很难理解当中的区别,而要教会他们则需要的经验积累。针对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,要尝试用他们的当地语言规则去解释中文。“语言不仅仅是语言,它是文化载体,你教授他的时候,不仅是从中文这一方向去输入,还要从他本土文化的反向去思考。”于是,同一个课程,针对不同国家的学生,刘畅需要同时准备五六份教案。

  “一开始学生提出很多问题,我也不懂,我能做的是让学生给我时间,我来思考。课后和小伙伴群聊讨论问题”,刘畅表示学院的其他老师给了她很大帮助,因为中大有 “传帮带”的体系,有经验的老师会对新老师进行扶持,让新老师能够尽快适应教学环境和内容。同时在头两年,中大教研组每个周末都要对新老师进行培训,刘畅的教学能力在这几年得到非常大的提升。

  2015年,当刘畅看到中国汉办面向全国招收孔子学院的老师时,她感到非常振奋。在中大的几年时间,她积累了大量课时,各种课型都教过了。“如果这时候可以出国锻炼,在国外传播中文,会是更大的挑战。我想试一下。”刘畅回忆道。

  刘畅在孔子学院的考试中取得了优异成绩。当时填了三个岗位,全都在纽约,她要选择最繁华、最有挑战性的地方去教授中文。

  “不一样的地方非常多。”当谈及在国内外教学汉语有什么不同时,刘畅感慨道,最大的差别是语言环境的不同。在国内虽然上课时间是有限的,但下课以后学生在日常生活中,比如买东西、吃饭、逛街等,随处都是课堂,学生在中国能不断练习中文。

  然而在国外却并非如此。“他处在一个有限的环境,下了课可能就没有机会再去练习中文。所以一节课我以为学生掌握了90%,但下节课发现好像只剩下了30%。”刘畅开始调整教学方法,每一节课只制定一到两个目标,争取在课堂内把目标完成得非常好。“比如这节课学的是打车,下课前你就能学会怎么打车,怎么说左拐右拐,怎么付钱等。香港马报生肖图。”刘畅说道。

  刘畅介绍,在国外学习中文的人,都是对中文有极大的兴趣和热情,孔子学院里有许多爷爷奶奶级的学生,他们都有中国情结,退休之后开始学习中文。而一些在校大学生来学习中文,大部分是有着非常明确的发展目标,希望中文能成为自己今后发展的助推器。还有一部分人是曾经在中国学习过或生活过,对中国有着不一样的情感,因此不想放弃汉语这门语言。

  让刘畅印象深刻的是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,第一次见面,老先生背了一个印有雷锋头像的军绿斜挎包,当时觉得这个外国人挺有意思的。后来,刘畅才发现他的中文非常好,原来老人曾经在中国工作,和太太在北京生活了近十年,夫妻俩都很喜欢北京。回纽约之后,老先生不想断掉和中国的联系,就去孔子学院继续学习中文。

  “我去他家里做客,看到家具都是中式的,是从北京空运来的。现在他们每一年都会去中国旅游。”刘畅说,对这位老先生来说,中文不仅仅是一门语言,而是“血液”中的东西,回国后仍要延续这份情感。

  当然,在教学中,也会遇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。“例如一堂课上讲饮食文化中的忌讳,有个学生就跟我说,听说在中国吃饭,若中途离开上洗手间,你一定要往碗里吐口水,证明这碗饭是你的。”刘畅说, 谈一谈加入新开传世私服发布网行会的好处,这名外国学生并非当作笑话来说的,而是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向她求证。再比如,国外的中餐馆里有幸运小饼干,他们以为是中国特色,但国内从来没有这种东西;美国人以为最正宗的中餐是左宗棠鸡,但其实也是误解。

  渐渐地,有学生会想跟刘畅了解马云这个人,也有学生跟她说,自己用的是小米手机。刘畅欣喜地见证着外国人对中国的态度变化,误解正在逐渐减少。“现在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中国。以往是我们走出去,把中国的东西带出去,而现在很多人是想走进来(中国),主动去了解中国,这样他们对中国的认识就会客观许多。“

  在中大教学时,曾有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暑期交换生。刘畅给她上了一个暑期的中文课,原本暑期后就要回国,却因为喜欢中文而留在了广州。刘畅当时问她,以后想做什么,她说要继续系统地学中文。

  后来这位女生去了中国一家公司实习,两人只是在微信上偶尔交流一下,刘畅更多的是通过朋友圈了解女生的近况。后来她发现,这位意大利女生的朋友圈从一开始的中文单词变成了一句话,最后变成了一整段地道中文,“如果我不看头像,会以为是个中国人发的朋友圈。”现在,女生成为一个欧洲啤酒牌子在中国的代理人,结交了中国各地的朋友。

  当年她给这名女生种下一颗中文的种子,开出了花。这种教学的成就感让刘畅很是自豪。

  在孔子学院两年任期结束后,由于中大学院调整,刘畅留在美国成为了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。在国外教学和访学的几年时间里,她发现美国对汉语的需求很大,但专业教学的人却很少。

  在朋友的支持和鼓励下,刘畅于2018年3月份注册公司。找网站、做设计、梳理教学内容、制定教学方向等一系列事情,都是她一人操办。

  凭借着良好口碑和多年积累的人脉,开始有学生陆续找来上课,2018年暑假,刘畅的公司开始正式运行。

  刘畅的教学地点选在了曼哈顿中城,租了共享空间来上课,学生主要是商务人士等精英人群。“现在场地有限,商务人士都是挤时间来上课,所以学生都是一对一上课。”刘畅说,最好的减肥的方法其实不是跑步而是很多人忽略的深蹲,其实一对一教学非常耗费精力,公司成熟之后,会考虑做小班教学,以后也许能做大做强,但是“精”这个理念不能变。

  刘畅今后的计划是把商务市场做好后,再拓展青少年教学。在她看来,青少年应该是中文学习的主力军。“我想把国内的科技前沿知识加入教学中,将中文和高科技的优势结合,给孩子一个启蒙,让孩子对中国抱有一个美好向往。”

  用撇捺丈量脚步,用平仄与世界沟通。勇敢去想、去做,路比想象中平坦,世界也比看到的大。